大公產品

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歌迷的控訴/耶 生

時間:2018-04-03 03:15:52來源:大公網

  剛剛跟朋友在茶餐廳吃晚飯,只見他一肚氣。他為了看演唱會,排隊排了一個晚上,票買到了,但憤憤不平。

  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我叫了一碗餐肉雙蛋公仔麵,一邊吃,一邊問。

  「唉。」朋友嘆息一聲。他叫了一個鐵板牛扒餐,五成熟,明顯很餓。鐵板的煙令他的眼鏡蓋上一層霧氣,他沒有理會,說:「我不是排得很前,也不是要看很近的票,但在隊頭發生的事,無法讓人釋懷。」我點一點頭,沒有作聲,等他說下去。

  「聽說,排第一那位朋友,問了那裏的員工很多次,這裏是否排隊的位置,但員工都一直不置可否。快要開賣的時候,只見員工帶了幾個南亞人來,說南亞人排的地方,才是真正的排隊地方,所以把他們插在我們的前頭。」他右手的刀子在我眼前不斷晃動,燈光打在刀子上,一閃一閃,很刺眼。

  「不是啦,南亞人是黃牛僱用的,他們靠轉售門票圖利。」朋友耐心解釋我聽,把半熟牛扒放進口中,發出「摺摺」聲響。

  「南亞人就是黃牛僱來的了。那麼,他們又在哪兒排隊?」我不小心把一雙蛋刺穿了,黃色的蛋汁與湯混在一起,那是另一種獨特的味道,我不介意。

  「誰知道?工作人員也沒有交代。」從他倔強的語氣,和切牛扒的力度,他還是耿耿於懷。他把口中的牛扒吞掉,然後說:「而且,如果真的另有排隊的地方,為什麼不告訴我們?黃牛跟工作人員的關係,很令人懷疑。會否工作人員跟黃牛串通了?」

  「那是貪污的指控啊,沒有證據,不能這樣說,我就不同意你了。」我一邊搖頭,一邊把有蛋黃的煎蛋放進口中,這是香港的味道。

  「那我收回指控。但演唱會的制度是排隊,你黃牛如果真的排在我們前頭,也真的沒什麼好怨;這次是賣票前找幾個人來打尖,怎樣也說不過去吧。」

  我明白朋友的感受,但也不知道回應什麼。一直以來的教育,讓我知道,當社會的人把利益看得比公平公義都重,長遠是墮落的先兆;但在金錢主導世界的今天,又有誰會介意墮落?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